北京队取得开门红
北京队取得开门红

北京女排在半决赛横扫上海女排,并在决赛第一场比赛中战胜上届冠军天津女排,这都是因为有强力外援和内援?答案——不尽是。不可否认,除了优秀的外援和内援之外,由张建章率领的北京队教练组也是胜出的原因之一,教练组综合考虑队员的特点,把换人演变为战术,体现了北京队教练组的智慧,值得赞扬!

细心的球迷可以发现,决赛第一场比赛,北京队的很多次换人并非1对1进行对换,而是形成换人的组合。举个例子,比如任凯懿和王琳在第三局中同时替补出场。彼时,北京队在第三局中以10比17落后,处于不利局面,一攻打不下去,使得比分落后较多。此时,张建章进行换人,他让本场比赛不是扮演自由人角色的王琳顶替曾春蕾出场,让任凯懿替换刘晓彤。

众所周知,北京队在第三局比分落后就是因为接发球质量有所起伏。张建章这场有意安排王琳成为角色功能型选手,关键时刻体现作用。王琳出场后,和王梦洁两位自由人承担了绝大部分的接发球面积,任凯懿虽然参与接发球阵容,但只负责一点点面积,更注重于进攻。

北京队本来有五位主攻,分别是刘晓彤、任凯懿、金烨、刘梦瑶和金顿。加上在第二阶段中临危受命,客串主攻,起到明显作用的曾春蕾。北京队在主攻位置上可以调度的选手较多。这场比赛,金顿没进入名单,刘梦瑶的身份是自由人,主攻位置上可以调度的选手有刘晓彤、任凯懿、金烨和曾春蕾。同时,曾春蕾还可以做接应的替补。

第一局比赛,刘晓彤和任凯懿搭档主攻线,任凯懿进攻不俗,但因为接发球状态有所起伏,被曾春蕾换下。第一局比赛开局,刘晓彤打的是2点攻主攻,任凯懿打的是3点攻主攻,刘晓彤有一轮是要在2号位进攻,和瑞秋不换位。

第二局比赛,刘晓彤和曾春蕾搭档。刘晓彤位置就变为了3点攻主攻,从5号位开始打起;而曾春蕾则从2号位开始打起,扮演2点攻主攻的角色。这么换的理由很明显,曾春蕾有1轮在2号位进攻,这个是她熟悉的位置。第三局,刘晓彤和曾春蕾的首发也是如此,但这一局北京队落败,因此,张建章在第四局再次调整两位主攻的位置,刘晓彤回到2点攻主攻,曾春蕾则打3点攻主攻。

人员的可选择性多让主教练的排兵布阵空间也多,但因为这支队伍有外援和内援,队员之间并没有长期配合的基础,但从这场比赛中可以看出,北京队在人员更换时并没有出现场上的慌乱,配合失误也比较少,这一点是值得赞扬的,说明北京队是在打整体球。

从笔者的角度来看,张建章让王琳扮演角色功能型选手,而不是做替补自由人有深层次的考虑,他自然是想到北京队的接发球体系在比赛中是否表现稳定这个问题。众所周知,场上自由人只能有一位,队中接发球能力最好的无疑是王梦洁和王琳,因此让王琳扮演功能型选手可以让她和王梦洁同时在场上确保接发球。也证明了张建章对队伍现在的攻击力是有信心的,他信任瑞秋和迪克森可以在关键分时下球,也相信丁霞能够给她们传出合适位置的球。

但此举毕竟有些冒险,在第三局中北京队曾出现王琳在前排却没被替换下场的局面,那个球北京队前排只有两位选手拦网。第五局,北京队也让王琳替换轮次在前排的主攻。刘晓彤一传失误丢了一分后,王琳将球接到三米线内,丁霞调整球给到瑞秋,关键时刻,瑞秋下球将比分改写为15比14。

假设,这个球瑞秋没有进攻得分,天津队进行防反,此时北京队是否还会出现只有两个人在前排拦网的情况。场上的局面会不会因此有所不同?现在看来,第五局14比14时的这个球成为了本场比赛的分水岭。

(董正翔 发自天津)